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誰跑紅帖?

封面故事:你選的是西瓜還是政治家?(改自民進黨官網)

長期以來民意代表最投入的工作是跑紅白帖,似乎已是全民共識。要在殯儀館遇到民意代表(不管是民代、議員、立委),說不定比在議會或服務處還要容易;而筆者還真的曾經在殯儀館,隨隨便便就遇到了立委,還上來握手節哀致意。

不過這種紅白帖文化,選民也漸漸開始反思。事實上在2008年的TEDS調查中,選民理想的立委,認為其最重要的工作是「服務選民」不過才3.4%。


取自菜市場政治學:「安力」玩哪招?



實際上民意代表到底多常參加婚宴呢?筆者發現SRDA有份「婚宴中的社會資本建構」[1]資料,裡面有類似的題目!

它是在2002年做的抽樣調查,以隨機抽樣了抽取近兩年結婚的夫妻受訪,是非常具有母體代表性的資料。

筆者挑選了「教堂」、「婚宴」兩種婚禮形式的資料,將法院公正與無設宴的樣本扣除,樣本數為384。問題中有詢問婚宴「證婚人」、「致詞人」、「最高社會地位的賓客」社會背景,當然有時不一定會有證婚人、致詞人。



由上圖的分配可以發現,婚宴「證婚人」並不會特別去請民意代表(含民代、議員、立委)、政府官員。不過「致詞人」方面,若扣掉婚宴中沒有請致詞的那大半後,民代、官員佔致詞人的比例可就高了。

最後是我「證婚人」、「致詞人」、「最高社會地位的賓客」三題做連集,盡可能尋找每場婚宴中,是否有出現民意代表、政府官員。發現(至少)有20%的以上的婚宴,這些人都會出現。

會說「至少20%」,是因為民意代表、政府官員可能是以賓客身分參與,但是在「最高社會地位的賓客」又不一定會被提名。因此20%的婚宴都有出現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是一個很保守估計的數字。


簡言之,至少有20%以上的婚宴,會有民意代表出現,且常常會擔任致詞角色。不過這個資料是2002年,已經15年前了,後續也沒有類似具有母體帶代表性的大型抽樣調查。


[1] 傅仰止、陳志柔(2012)。婚宴中的社會資本運作(C00129)【原始數據】取自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學術調查研究資料庫。doi:10.6141/TW-SRDA-C00129-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